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工作动态  
邮箱 微信
 
 
  (工作动态)  
首页   政策文件工作动态关于我们
 
 
工作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人教司 > 工作动态
珍贵的照片难忘的回忆
时间:2007-03-28 00:00:00

    1951年5月,我们战地医疗队来到了沈阳军区集训,主要是快速学习战地外科、急救和护理学。
    集训期间的一天午餐时,一位50多岁的军人坐在我的旁边,他和蔼地说:“你多大啦?队伍马上就要过鸭绿江了,你怕不怕?”我自管低头吃饭,不吭声。心想,我又不是孩子了,虽然没有戴帽徽领章,可我是军人啊!军人都要上前线,婆婆妈妈地问我怕不怕?用不着。这时,有人喊他刘院长,说有人找他。于是他从衣袋里掏出了一张照片和一本战地救护手册给了我。他问,照片上的这位医生你认识吗?我说:“不认识。”他说:“他是白求恩医生,外国人。到中国帮助我们抗日,不幸牺牲了,这种国际主义精神是伟大的。你是中国人,要过江去帮助朝鲜人民抵抗美帝国主义的侵略,其意义也是伟大的。在工作中要向白求恩同志学习,好好工作吧。过些天,我们可能在安东见面。”我把白求恩的照片夹在战地救护手册里,每次打扫完战场都拿出来看看。
    没多久,我们的队伍到了安东。安东城内没有了往日的繁华,百姓们失去了欢乐,大街上穿黄衣服的人多过百姓装。夜晚灯火管制,江边时有美国飞机在天上盘旋,全市处于备战状况。
    7月的一天黄昏,我们小分队突然紧急集合,跑步到清川江边渡口,接前方转下来的伤员。由于时间紧迫大部分伤员没有进行处理,有的伤口已经化脓。我们边迅速清理伤口,治疗、换药包扎,边把伤员转运回国,一直紧张工作到天快亮,刚把伤员送过了江。敌人的飞机飞到了我们头顶上,上级命令我们上山待避,于是我们快速往山上跑。跑到半山腰,回头看到江边渡口火海一片。汽车和没有运走的物资,都被炸了。天渐渐地亮了,但敌机仍在江边盘旋,我亲眼看见炸弹是一对一对往下投。
    天大亮了,我们口渴的很,想找点溪水喝。突然发现半山腰有一片苹果园。于是,我们商量着买几个苹果吃。队长不同意。他说,上级发给我们的这点朝鲜币是在与组织失掉联系时活命用的,不能买苹果吃。我们看他那严肃的样子,只好作罢了。
    没一会儿,队长用他的军帽盛着一些苹果找我们来了,我们睁大眼睛看着苹果,谁也不敢动手。原来,队长看大家太渴了,就用他自己的朝鲜币买了苹果分给大家。我们连擦也没擦,三口两口吃了起来。这是我一生中吃过的最脆甜可口的苹果了。吃完苹果,我们靠在一起打起盹来。朦胧中听到命令下山,于是我们用山上的树枝编制了花环戴在头上开始下山。
    到了江边,悲愤让我们忘记了饥饿。突然护士小丁哇得一声哭起来。原来她的背包被汽油弹打着了,烧成了焦炭。背包里有她未婚夫给她的一封信,还没来得及看。
    我的白求恩的照片和战地救护手册,也被汽油弹烧焦了。我很心痛,但我没有哭,我把愤恨记在了心里。照片虽烧毁了,但白求恩同志的国际主义精神在我心中是永远不丢失的。50多年过去了,每想起这一幕,犹如昨天。
    不过几个小时,忙碌的青川江渡口,就被美帝国主义的飞机炸成了一片焦土。被炸弹翻上来的泥土冒着团团热气,伸手摸摸仍会烫手。木桥码头炸得无影无踪,我们的换药箱化为乌有。我们打扫完战场要返回驻地时,护士小丁说:“岩石的后面有一只脚”。我们过去看见一只脚从股骨断的,血已流尽,脚上穿的解放鞋和我们的一样。
    队长下令:“就地掩埋”。我们开始挖土。挖到一尺多深时,队长突然说:“埋在山北面,把他朝向安东!”于是,我们又在小山坡的北面开始挖。挖到二尺多深时,把烈士的断肢平放下去。埋士时,队长又大声喊:“不行!”他跪在地上把烈士的断肢扶起来,象栽花一样站立在土中。队长说:“埋土吧!”这时,我们发现队长流泪了。我们脱下军帽,默默地志哀。然后又在烈士的坟前栽上了一棵被炸弹连根拔起的小松树。
    在回驻地的路上,队长说:“我让烈士的脚尖冲着祖国,让他的灵魂隔江相望,他是要回家的,他的妈妈还等着他哪。”我们抢救医治过无数伤员,50多年来对他们的容貌姓名都慢慢模糊淡忘了,唯有那位烈士的脚至今难忘。
    回到驻地,事务长迎面对我们说:“好消息,今日晚上吃大米饭”。我们一听高兴极了,算来我们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吃到粮食了。因为敌机封锁运输线,又是朝鲜雨季,几天来我们都吃海带和少许饼干,开始吃还可以,但是连吃几天大便都是黑颜色的。
    吃饭的时候,炊事员向我招手“小鬼你过来”,其实他也比我大不了多少。他用一把大铁锹在饭锅铲了一下,给了我一块碗口大的锅巴,现在回想起来依然香脆好吃。我们不但吃上了大米饭,每人还分到一块四川榨菜。朝鲜的环境是艰苦的,但我们感觉仍然很幸福。因为祖国人民对志愿军的支援和关怀是无微不至的,祖国人民的心和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。
    抗美援朝胜利了,我回到了祖国。我要求自己以白求恩同志为榜样,凡是找我看病的,上至中央首长王首道,胡子昂,下到平民百姓,我都一视同仁。在针灸研究所工作期间,一上午不管有多少个病人,我都认真细心地诊治,对病人的要求我都耐心回答。
    离休后,我来到了加拿大多伦多开了一间针灸诊所,还我内心的一个宿愿,在我有生之年也为加拿大人民做点事情。一天,外面下大雪,一位加拿大患者看完病后,对我尴尬地说忘带钱包了,而且还要急着赶去魁北克。我说没关系,让他走了。为此,翻译小姐很不满,指责我说:“房租要付,饭要吃,你这哪是开诊所?开慈善机构还差不多。”我说:“翻译费我付给你,我这是向白求恩学习。当年白求恩为中国人民看病,收过钱吗?”
    过了一个多月,我收到了从蒙特利尔寄来的一封信。我不敢拆开看,因为我没有朋友在蒙特利尔。两天后,翻译小姐来上班时才拆开。她笑着对我说:“还是你对,这是那位没付诊费的病人寄来的支票。他说下周要带全家找你诊病”。
    从白求恩同志的照片被烧毁的那一天起,我无时不在想再找到那张照片。1958年,卫生部在河北保定办了一个全国中草药展览会,我也去参观。在那次会上,我又看见了白求恩同志的巨幅照片。可惜我和我同去参观的人都没有照相机,无法摄影留念。
    值得庆幸的是,在2005年6月11日,我来到了加拿大的格雷文赫斯特,如愿以偿地参观了白求恩纪念馆。我认真仔细地观看图片、展品、录像等。了解了白求恩同志的一生,对白求恩的善良勇敢和国际主义精神有了更深刻的理解,更加深了我对白求恩的崇敬和发自内心的思念。在纪念馆里又一次见到了那张珍贵的照片,我在照片前留了影,终于和珍贵的照片永远在一起了。   (作者:中科院院直机关)
 

 
 
 
 
  Copyright@2006 www.satcm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工体西路1号 电话:59957777
版权所有: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ICP备案:京ICP备16052956号
京公网安备11931045028号